西藏行--所见所闻所感
谢 镛
新中友好协会每年至少组团一两次到中国各地访问。1998年秋,我们访问了西藏这个神秘的地方。虽然只是短短一个星期,却令我们一行15人大大开了眼界。

一年后,1999年秋,一个由西藏人民自治区政府副主席拉巴平措先生率领的7人代表团,到新加坡作了七天的访问。此行完成了两地之间的双向交流,也促进了彼此间更深一层的认识和友谊。拉巴平措先生也是西藏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会长,他们这次访新,是由我们新中友好协会发函邀请和出面接待,的确是我们的光荣。这批稀客贵宾之中,只有一位汉人,其他都是藏族,都能说流利的普通话,因此双方交流都十分的通畅。

这篇报告,便是在这个背景下所撰写的。

西藏名称的由来

俗语说得好,百闻不如一见,用在西藏最恰当不过。关于西藏的种种,无论是从书本上读到的,或是从电影电视上看到的,都免不了有雾里看花、隔靴抓痒之感。我们这次能深入其境,窥其奥秘,效果的确大不相同。

西藏古为羌、戎地。先秦时称三危,汉称发羌、秃发,唐称吐蕃(音:伯),元称土波、秃八,明清之交称为朵甘、乌思藏、图伯特,清康熙二年(1663年)改称西藏。西是汉语,指方位;藏是藏语,即卫藏和乌思藏的简称。西藏与中国长远历史渊源的密切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西藏面积一百二十多万平方公里,清代分为卫(前藏)、藏(后藏)、喀木(康)和阿里四部。1965年自治区人民政府成立以后,分为一个地级市,七个专署区,七十七个县,首府为拉萨。

据1999年的统计,西藏人口约有二百五十万,人口密度是每平方公里二人(新加坡:六千人)。藏族占95%,汉族只有1%,不到两万六千人,大部分都住在拉萨。其他为门巴族、珞巴族、回族、纳西族、怒族、彝族和羌族等。藏族属蒙古族系,但脸型、体型和肤色等与尼泊尔的谢巴人、康巴人非常相似。

西藏有“世界屋脊”之称,它西起帕米尔高原,北有昆仑山脉,南有喜马拉雅山脉,东西绵延二千五六百公里。南北宽四五百公里,是夹在两大山脉间的一块干燥的高原,平均海拔在五千米以上,是世界最大和最高的高原。解放前,陆地交通不发达,更不方便。地方上有此谚语:正二三,雪封山;四五六,泥没足;七八九,方好走;十冬腊,皮开拆。的确是旅途艰困的写实,也给人以与世隔绝的印象。解放后,公路交通已大有改善。以拉萨为中心点,现有青藏(北)、川藏(东)、新藏(西)与滇藏(东南)等四条新开辟的干线。原有通往印度大吉岭的公路(尼泊尔与不丹之间插过),仍旧是与国外连接的唯一通道。

空中交通方面,国际航线只通尼泊尔的加德满都,每周仅有两班。国内航线最方便是拉萨成都线,每天都有两班;拉萨西安每周两班;拉萨北京每周一班。

我们从新加坡直飞成都,住了一晚。第二天一大清早便搭乘6时55分的班机飞往拉萨,8时45分抵达贡嘎国际机场。往返拉萨的班机都在清早,回程是上午9时起飞,11时20分到成都,听说是因为气流与安全的关系。

世界最高的机场

贡嘎国际机场是世界最高的机场,海拔4,300米,跑道据说也是世界最长的。机场建在西藏第一大河雅鲁藏布江的河滩平原上,离拉萨有两小时的车程。雅江是中国第三大河,全长2,840公里(中国境内1,940公里),发源于西藏西南喜马拉雅北麓的杰马央宗冰川,海拔3,600米,是世界最高河流,但水浅不能通航,只能用皮筏渡江。它沿着喜马拉雅山麓东进,经拉萨南部,折南转入印度的阿萨姆省,穿过孟加拉平原与印度的恒河汇流,注入孟加拉湾。中国境外这一段称布拉马布特拉河。

我们从海拔400米的成都到了3,700米的拉萨,第一个感觉就是呼吸不大顺畅,接不上气,这就是一般所说的高山反应引起的现象。头两晚睡眠不好,还有点头痛、眼花,但到第三天起,大家都比较能够适应了。据说拉萨大气层的氧气只有平原的60%。当地导游员给我们的劝告是:慢动作、不饮酒、不吸烟、不沐浴。科学的解释是避免加快体内血液循环。他们说西藏人少沐浴,有些人一辈子才沐浴三次(生、婚、死),不完全没有道理。

到了拉萨,最先映入眼帘的,就是耸立在市中心一个一百多米高山岗上的一座宏伟的宫殿,达赖喇嘛坐床的布达拉宫。这个山叫布达拉山(红山),占地100,000平方米,宫以山名。此宫有世界十大土木名建筑之一的美称,始建於七世纪,是当时吐蕃王松赞干布为迎娶唐朝文成公主而建的宫殿,内有一千间以上的房间。

西藏的葬俗

我们今天看到的布宫,是经过17世纪五世达赖重建,再于二十世纪经十三世达赖扩建的。全部建筑依山取势,层层向上,直到山巅。布宫主体由红宫和白宫组成,红宫居中,白宫在东、西、南三方围绕衔接。外观13层、内为9层。红宫平顶上建有7个金瓦屋顶,阳光下金光四射。宫内有八座灵塔,收藏着第五、七、八、九、十、十一、十二、与十三世等八位达赖死后的肉身遗体,以及他们生前所用的道具、法器、经典与袈裟等。遗体先用盐涂抹,使其脱水,再敷香料,干枯以后再存入塔瓶之内。塔身用金泊包裹,外镶珍珠宝石,这就是有名的塔葬。在西藏只有达赖和大活佛才有资格享受塔葬。金塔葬更是达赖的专利,八个灵塔中最豪华的是五世达赖的,史称“伟大的五世”,塔奠用黄金3,721公斤砌成。

关于西藏的葬俗,除了达赖和活佛们的塔葬以外,还有天葬、水葬、火葬与土葬。其中比较著名和神秘的是天葬。行天葬者多数是僧侣和比较富裕的人,因为请喇嘛念经做法事,超度死者灵魂,所费甚巨,并非一般普通老百姓所负担得起。死者的尸体经过超度以后,由做法事的喇嘛送上天葬场,再由专职的剖尸师将尸体剖开,用斧用锤,砍切敲破成碎块,以喂鹰鹫。据说鹰鹫吃得越快越干净,是吉祥之兆,反之,则说明死者生前不少罪孽,转世轮回前途黯淡。一般天葬进行时,都不让外人在场,说是会干扰死者亡灵向神奔跑。其实还是避免让死者遗属痛上加痛,目睹死者身躯支离破碎,尸首分离。对外人更不用说。

俗语说:“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这句话倒是可以从西藏的天葬得到充分的体现。

其他土葬据说是施于罪犯身上的,要他下地狱的意思。水葬则用于因病夭折的儿童和瘟疫死者,有清涤的意味,西藏人少吃鱼可能与此有关。火葬大概是比较普通的葬俗。

布达拉宫的白宫是历任达赖(从五世起)坐床、亲政以及重大政治及宗教活动的地方,即整个西藏政教合一的统治中心。每任达赖的坐床大典,都在宫内东大殿由清朝驻藏钦差大臣主持。宫里还供奉松赞干布、文成公主和尼泊尔公主的塑像,存有明清两朝诸皇帝封赐的大量珠宝与珍贵文物,价值连城。东大殿里还有一组壁画,描绘西藏初民如何由猴变人,充分显示佛教文化的影响。

宗教气息浓厚

相信西藏是全世界宗教气息最浓厚的地方,来到西藏不能不参观他们的寺院。文革以后,中国政府二十年来展开了浩大的修葺工程,光是布达拉宫就花了美金6.4百万元,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以来最大的单一修葺工程(1988年开始,1993年完成)。文革期间受破坏最重的甘丹寺也从1994年开工修葺,拨款美金2.4百万元,亦将竣工。甘丹寺是格鲁派(黄教)六大寺院之首,是黄教始创者宗喀巴於1409年所建。今天西藏全境修葺后可开放、供参观的寺院已达1,700所,寺中驻锡僧侣达46,000人。文革期间流失的宗教文物,物归原主的已超过110,000件,包括超过30,000尊佛像。中央政府所拨款项以亿元人民币计算。

甘丹寺位於拉萨以东60公里,海拔3,800米。规模等于三个布达拉宫,殿宇巍峨重叠,象座小城。据说僧侣最多曾达5,000人。其中的拉基大殿可容3,000僧人诵经。宗喀巴的灵塔即在里面。寺里金银珠宝,各种文物尤其丰富,包括整套24幅唐绣,清代乾隆皇帝封赐的礼品等。

拉萨西郊十公里外的哲蚌寺是全西藏最大的喇嘛寺院,於1416年由宗喀巴第四弟子绛央却杰所建,位於半山腰,周围全被白杨树环抱,远望如米堆,故名哲蚌(意:积米寺)。最盛时有僧侣10,000名,其中措钦大殿可容7,000到10,000僧人诵经。二、三、四世达赖都驻锡於此,五世达赖受清庭册封前亦住於此,后才移锡布达拉宫。哲蚌寺是历代达赖的母寺,藏书丰富,壁画多,出过许多佛教人才。

拉萨东郊五公里的色拉寺是宗喀巴另一弟子释迦益协於1418年所建。因山下长满色拉(野玫瑰)而得名。盛时曾有僧侣9,000名,寺内光是金铜佛像即超过上万个。寺中所藏文物最珍贵的包括明朝永乐皇帝御赐释迦益协的珠砂刊印的北京版藏文“甘珠尔”大藏经。色拉寺的修葺工程现已完成,面貌焕然一新。

拉萨市可分为东西二区。西区是新区,区内除布达拉宫和罗布林卡园林以外,都是新建筑物。罗布林卡建於18世纪中叶,经清朝御准的。从七世达赖起,成为达赖的夏宫,布达拉宫是冬宫。罗园西部是园林,东部是宫殿,374间房屋,现已改为人民公园,供人游览、休息和娱乐。东区是老区。市中心有著名的大昭寺,建於公元647年,是西藏历史最久和保留得最完整的寺院,也是老拉萨城市的中心,传说是文成公主根据阴阳五行之术,为了消灾驱魔设计而建成。

今天的大昭寺形成了拉萨市的商业中心,以凹字为形伸出了八个角,成为游客必到的八廓街(八角街)。虽然全长不到10公里,但商店林立,每日从早到晚,人潮川流不息,生意兴隆。除店铺以外,还有许多摊商,商品多不胜收。摊主还能操许多国际语言,包括英文,招徕有术。

大昭寺一大特色是大量的虔诚信徒,天天从正门磕长头,双掌逾顶,降至鼻尖、胸口,身体迅速前扑,双臂前伸,着地划一记号,起身跨到记号处,再重覆上述动作,以了大愿。一些愿大的信徒可以从四川、青海或甘肃开始,一磕、一起、一扑的,花上一两年时间,一直磕长头到八廓街大昭寺的正门,以了心愿,毅力惊人。拉萨还有一座小昭寺,传为文成公主亲自主持所建。

西藏东南部的气候每年十二月到翌年二月较冷,气温最低可到零下十二三度(摄氏);六七月较热,气温可达二十三四度。昼夜温差可达二十度(冬)和十二三度(夏)。土地虽然干燥,雨量却不少,每年平均到五百毫米以上。七八月季候风期间,拉萨周围雨量可达到1,600毫米,有利耕牧。西北部则不然,每年只有三个月气温在零度以上,没有夏天,一年平均气温是零下五度。因为地势高竣,季风吹不进去,雨量特少,不利耕牧。

我们的访问团抵达拉萨的一个月前(1998年七八月间),因山洪暴发,雅鲁藏布江泛滥成灾。通往后藏的日喀则和江孜的公路全被截断,不能通车,只好放弃后藏之行,改往拉萨东南的山南区和北面的羊八井温泉区。

藏族发祥地

山南区是藏族的发祥地,神猴与罗刹女繁衍高原雪域人类的神话,就是在此地诞生。西藏第一个国王、第一座宫殿、第一个奴隶政权、第一座寺院、第一块农田、第一部经书也都在山南区发生。全区面积73,500平方公里,大过新加坡100倍,人口35万,藏族占98%。贡嘎国际机场就在区里,是西藏唯一的国家级重点风景名胜区,除了风景瑰丽,古迹名刹众多,物产也丰富,有西藏粮仓之称。

山南区是西藏历史上第一代领主聂赤赞普(赞普:酋长)的辖地。离山南首府泽当以南不远的雍布拉康,传说是当时藏民为他所建,那是在公元前200年(200BC),距今两千多年。唐朝文成公主於公元641年入藏时,曾在雍宫歇足,后来成为松赞干布王和文成公主避暑的夏宫。到十七世纪,五世达赖才将其改为黄教寺院。院里供奉松赞干布王和文成公主的塑像。松赞干布是第一个统一西藏的君主,建立吐蕃王朝,与唐朝修好,娶文成为妃。

山南区内有东西大小二湖,为西藏三大圣湖之二。东面为羊卓雍湖,湖面638平方公里,海拔四千多米,为群山所环抱。集高原、湖泊、雪山、岛屿、温泉、牧场、园林、寺院等为一体,还有各种野生动植物。西面直称圣湖,湖面只有二平方公里,海拔5,100米,四面环山。历代达赖和班禅的转世灵童,都以观湖而定。

桑耶寺是山南区内最有历史性的寺院,始建於公元八世纪,为西藏第一座佛、法、僧三宝俱全的正规寺庙。寺内殿塔林立,楼阁高耸,规模宏伟,兼具汉、印、藏三种不同建筑风格。

羊八井是我们此行到达的海拔最高的地方,超过5,200米,是个渡假温泉区。温泉沐室林立,到处是招商的广告牌,有些还提供男女共浴的方便,实在开人眼界。这里还蕴藏地热(地下热气)资源,能提供丰富的能源。

羊八井另外一景是一望无际的草原,弥漫着田园风光的气息。藏童在这里放牧,到处可见一群群的牦牛、山羊、绵羊等。牦牛是西藏之宝,除了提供肉食之外,身上无一没有可利用价值的地方。它也是交通不发达时候的主要交通工具,体大能载重,足可走松泥,双角还可在雪地掘路。拉萨市中心最大的圆环,就矗立着一座巨型的牦牛铜塑,洋溢着造物的美和坚强的精神,的确是一件绝好的艺术品。

藏人服饰的特点

西藏人的一大特色是他们的服饰,红、黄、橙、黑,颜色鲜艳,多姿多彩。据说是与藏教有关,因佛祖释迦牟尼穿黄袈裟,莲花生大师戴红帽,宗喀巴戴黄帽等等。

藏男宽袍大袖,里面是白色或印花的衬衫,袖子长到跳舞时可作水袖挥洒,外面披着厚重的大袍,通常都用羊毛纺成,左襟比右襟大,右腋下钉个钮扣,或两条带子,再束上腰带。藏女则再系上一条五彩缤纷的围裙,叫做帮典。

拉萨是有名的日光城,每年日照时间超过3,000小时,平均每天8小时以上,所以藏人还喜欢戴西欧绅士的绒帽子。妇女的头饰则以长发梳辫子来变花样,从小时的两条,到三条(十三四岁),到五六条(十五六岁),十七岁上头时,会有几十条辫子,象征已经成熟。不但满头辫子,也满头珠翠,再以彩色鲜艳的细绳捆紧,盘在头上,发型非常别致可观。

藏人的饮食文化不如中国其他地方,地道的藏餐是糌粑(青稞炒面)和酥油茶。把青稞麦煮熟磨细成面,加盐、酥油,冲入茶水,搅拌成团,用手往嘴里送。与印度和东南亚人民吃抓饭一样,充分体现游牧民族的生活习俗。酥油茶是牛羊奶提炼出来的奶油,加用水熬出浓汁的茶,再加盐融混而成。西藏人可一天不吃,不能一天不喝酥油茶,也有他们的茶道和礼节。

另外一种传统饮料是青稞酒,传为文成公主引进的酿造技术所制成。酒精含量不高,只有10%左右。主人招待客人非喝不可,每次一口,再斟,再喝一口,又斟,如此三口一碗,才算有礼。别时得再干一碗。

我们在西藏到处可见到藏民,不分男女,每人都手执一转经筒,内藏佛经,边走边摇,嘴中念念有词。据说是藏人的六字真言: 、嘛、呢、叭、咪、,意思是:愿我能功德圆满,与佛融为一体。每间寺院前门壁上,都装有整排数十个金属铸成的人样高的大转经筒,表面有浮雕,金光璀璨,不断供人转动。真的是法轮常转,一点不虚。

西藏历史有两千多年,第一代君主聂赤赞普(赞普:酋长)只管辖山南一带。其他地区分为多个不同的部落,到公元五世纪才出现吐蕃王朝,七世纪才由松赞干布统一大部分的西藏。松赞干布与邻国修好,与大食(今伊朗)有邦交,娶尼泊尔及唐朝公主为妃,以示友好,并引进了东土的先进文化,制造西藏文字,奉信佛教。早期西藏奉信的由藏西东传的苯教(B琽N),即黑教,是一种原始的、迷信的宗教。苯教与佛教斗争,互相排斥,也互相影响,经过四百年后才形成今天的藏传佛教,成为世界佛教三大传承之一。那时已经是公元十一世纪。关于苯教,后来再经中国传到日本,现在日本还保留每年7月13日/16日迎接灵魂归来的苯教习俗传统。

佛统於九世纪初曾一度被废止,导致吐蕃王朝内乱。当时的达玛王因废佛为僧侣所杀(公元842年),曾盛极一时的吐蕃王朝寿终正寝。西藏开始进入大分裂时代,封建领主群雄割据。到十一世纪,佛教再以喇嘛教姿态出现。公元1260年,蒙古忽必烈大帝支持当时萨迦派的八思图,授以国师封号,在西藏建立了第一个政教合一的政权。这是西藏依赖国外支持和保护,以稳定内部政权的开始。

历代藏王接受中国宗主权

到了明朝,西藏的五位藏王,从阐化王以次,都受北京所封。有清一代。历任达赖与班禅,都受清廷册封。西藏从此成为中国的保护邦,接受中国的宗主权。

忽必烈支持萨迦派时,尚未入主中国。不到一百年后,蒙元为朱明所灭(公元1368年),萨迦政权亦为格鲁派所取代。西藏宗教史上一代宗师宗喀巴是一位哲人、学者、诗人。他一手创立格鲁派,亦即今日的黄派。拉萨有名的甘丹寺即系他于公元1409年所建。

宗喀巴除了对佛学的正法,次而教证,再而经、律、论三藏,以至论的戒、定、慧三学,都有精深的研究及提供新的理论观点。还有一项有趣的革新,即僧侣不婚,禁止喇嘛娶妻。这一来,在政教合一的制度下,立刻引起了神权与政权移转和传承的问题,即父不能传子,因为不能有子。

宗喀巴同时提出了一个崭新的概念,即神或活佛能够转世,再次回到人间,这就是灵童转世制度的开始。

人类社会上万年所面对权力移交问题,到今天还找不到一个完善的解决方法。我们历经强人、禅让、轮流、世袭、专制、立宪、共和、民主、政变与革命,到头来好像条狗,自己追自己的尾巴,老是团团转,永远团团转,问题没法解决。但在转世方法之下,因为神是绝对的,神权更加绝对,灵童转世,继承道统的人选,不应该再引起争执,岂不是一劳永逸吗?

格鲁派执政以后的第一代传人是宗喀巴的侄子丹东主巴。宗喀巴去世时宣布他会转世回来,第二代传人甘东嘉错的灵童就是他,第三代传人也是他再转世,名叫索南嘉错。公元1578年被蒙古俺答汗(王)接见时受封为达赖(蒙语Ta Lei,智海之意),为达赖之始,前二任也被追封同衔。第四世达赖出了问题,因俺答汗要他的曾孙云丹嘉错做灵童,藏人反对,造反。四世达赖逃亡后藏,1616年卒,他是唯一非藏人的蒙古人达赖。五世达赖阿旺罗桑嘉错,还是蒙古军队镇平藏人叛乱以后,护送到拉萨就任的。1642年靠蒙军推翻当时的藏巴汗政权,才掌握了全西藏的政教大权,达四十年之久,建树良多,称为盛世,有伟大五世的美誉。

接下来又再出问题,因为六世达赖仓央嘉错是位风流才子,被废。七世达赖噶桑嘉错於康熙59年(公元1720年),由清兵护送入藏。因为都是灵童,朝廷不得不委任摄政喇嘛管事,所以达赖的“绝对权力”从此落入老喇嘛手中,一直到十三世达赖土登嘉错为止。其间有四任达赖不是未成年,就是刚成年就忽然暴毙,中毒而死。九世隆朵嘉错卒时仅10岁,十世楚臣嘉错21岁,十一世凯珠嘉错17岁,十二世赤成烈嘉错19岁,十三世57岁(卒於民国)。之前,八世达赖强白嘉错也只活了46年。当今十四世达赖丹增嘉错生於1935年,出奔印度时(1959年)仅24岁,今年65岁,可算颐年了。

西藏地处高原,区内大小湖泊多达1,500个,为中国之奇,之最。其中最大的叫纳木湖,位於拉萨以北约一百公里,海拔4,627米,湖面2500平方公里。南部湖泊因与大河相通,多为淡水湖,北部多为咸水湖。产盐输往尼泊尔、不丹等地。我们从拉萨飞回成都时,在飞机窗口下瞰,只见群峰丛错,因为山巅雪水下注,凡是可积水的空隙,泥沙石砾壅塞,形成了成千上百个大大小小的水池,峰巅白雪皑皑,大地山麓一片褐黄。飞机出进穿插於各种形状云朵之间,阳光普照,碧水蓝天,相映成趣,实非笔墨所能形容、描绘。此景唯有西藏有,藏景一绝,不为过也。

喜马拉雅山脉全长2,500公里,是分隔中印两国最天然的国界。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玛位於中尼(泊尔)边界上。第一次从印度测量,峰高8,842米,最近测量已增高到8,900米,据说是多次地震的缘故。珠峰1953年被纽西兰登山家希拉里和尼泊尔人天星所征服,迄今已有不少过600人攀登峰顶,包括新加坡的登山队。珠峰周围高过8,000米的山峰不少于10个,高过7,000米的有50多个,未被征服的还有不少。所以西藏将来成为登山运动的圣地,是可以预期的,也能为西藏带来可观的经济利益(包括旅游)。

中国登山队攀登珠峰

中国的登山运动起步较慢,大概是解放以后1955年才开始。据手头记录,中国登山队於1956年成功攀登帕米尔高原的慕士达格峰(7,555米)。隔年中国女登山队(9人)也成功地征服了同一高峰。一直到1960年,中国才宣布一支三人登山队成功地从北麓登上了珠穆朗玛峰。

当时,根据新华社的报导,这三人登山队是午夜时分登上顶峰,还脱了靴子站在山顶上。就因为午夜不能拍照,死无对证,冰天雪地又还能脱靴子,更完全失去了可信度。那时候同时从尼泊尔珠峰南麓攀登失败的印度队立刻提出抗议,说中国在骗人。后来还是经过日本有名的登山家和探险家植村直己一番查证,才证实了中国三人队真正从北坡登山征服了珠峰。

根据植村直己追根究底的盘问,才知道这三人队到了8,840米的地方,遇到了一堵4-5米高的峭壁,挡住去路。耽搁数小时以后,想出的办法是三人叠罗汉,脱掉有冰爪的靴子,一人站在一人的肩膀上,攀上去了,真相大白。

西藏既然是个神权至上的地方,对人民的教育一向都不重视,民族文化基本上被佛教文化所垄断。教育的目的是训练僧侣研究佛教经典,宣扬宗教。1951年和平解放以前,在寺院教育体系以外,全西藏只有二十所公立学校,不超过一百所私立学校,全部学生不到一千名。这些非寺院学校都是辛亥革命以后,南京国民政府时代为汉族、回族驻藏政商人员的子女而设,藏族学生少之又少。1904年英国军队入侵西藏,攻占江孜与拉萨以后,就曾在这两地设立英文学校,栽培当地贵族的子女,学生有整百名。但不到三年即因寺院反对而关闭,英人图藏之早,可见一斑。

1959年达赖出奔印度时,西藏有大小寺院两千多间,僧侣人口达十一万人,占当时人口10%。但其中有机会享受教育的僧侣也只有20%的学经僧,其余80%仍旧是文盲,只做些粗活的工作。

达赖的出走,可被视为西藏的第二次解放。因为北京中央政府从此可以排除寺院传统旧势力的阻碍,展开各种现代化的改革,尤其是教育的发展。从1960年到1995年,除了十年文革动乱,西藏教育已经得到骄人的进步,下面的统计显示:

1995年底
幼稚园   学生:10,000名
小学 3,950所 学生:258,651名 (占适龄学童70%)
中学 89所 学生:33,009名
理工学校 16所 学生:5,730名
大专(在校) 4所 学生:3776名
西藏以外省份深造   10,222名
成人学校学员   100,000名
从事教育工作人员   21,000人(藏人占80%)
 
2000年底(估计)
小学生   360,000名(占适龄学童80%)
中学生   50,000名
大专毕业生   5,600名
成人学校学员   200,000名
从事教育工作人员   29,000人
中小学增加   1,000所
 
适龄学童强迫教育:
游牧区 3年
农耕区 6年
市区 9年

以这种速度发展下去,通过教育、扫盲、开发和提高民智,相信再过一代人(20年),西藏将会面貌一新。治愚的问题将会迎刃而解,藏民有福了,前途一片光明。

西藏人民多灾多难

西藏人民在历史上充满多灾多难的经验,也正因为如此,他们才把全部生活寄托在宗教信仰上面。他们的希望,永远是下一次的轮回。一切痛苦受难,都应该忍受,因为这是命中注定,理应如此。两千多年炼狱式的折磨和受难,使他们成为世界上最能耐苦的民族,尤其是肉体上的。生命之旅等号于苦行之旅。

旧的年代里,绝大多数的藏民都没有受过教育,所以他们迷信、无知、服从,以至愚昧,易于统治。在这种农奴式的社会制度之下,政府、寺院和贵族这三大领主,占有西藏全部土地。政府由287个俗家贵族控制,333个喇嘛把持所有的寺院,贵族家庭超过200家。此外,还有十一万名喇嘛靠人供养。

达赖喇嘛出走以前,他在西藏境内拥有庄园27座,草园36处,农奴6,700,家奴120,黄金16万两,白银10万两,以及无数其他金银财宝,再加上政权与神权,这种权势实在是太惊人了。

旧的西藏也有它的法律来维持这个最落后、最黑暗和最不人道的农奴政权。其中第十三和第十六法典尤其突出。第十六法典将人依血统、贵贱、职业分为上中下三等。每等再细分为上中下三级,即所谓三等九级之制。藏王、活佛与贵族列为上等;商贾、文员与牧主为中等;铁匠、屠夫与妇女为下等。连生命价值都分得很清楚:上等命无价,中等命值三四百两黄金,下等命值草绳一条。第十三法典专惩罚以下犯上的行为,最为严厉。其中第三条规定:卑贱与尊贵争执即为犯上,当拘捕。第四条叫做“重罪肉刑律”规定:挖眼、刖足、割舌、砍手、推崖、溺死、处死等刑罚。第八条规定民伤官者,断手;主伤仆者治伤,无罪,免赔。杀铁匠、屠夫,赔命价草绳一根。在拉萨博物馆中,陈列着许多这种档案资料与恐怖的写真照片。

这些档案中有一份原文(藏文)的信件这样写着:“致热刀(人名)头目:为达赖喇嘛念经祝寿,下密院,全体人员须念忿怒十五施食回遮法。为切实完成此次佛事,须於当日抛食,急需湿肠一副、头颅两颗、各种血、人皮一整张,望立即送来,束斯稍夏帕空(人名)。”你看了此信还能不毛骨悚然吗?

西方人不敢面对西藏过去的所为

西方世界固有不少人同情达赖喇嘛,支持藏人独立,高呼反对中国剥夺藏民人权,谴责中国摧残曾经有过辉煌时期的西藏文化与文明。但他们向来就避免谈过去,只说今天。也不敢阐述什么是西藏文明或西藏文化的内涵。如果我在上面所引述的各种事实、制度等等,是代表着西藏的文明与文化,那这种文明与文化还有保存的价值吗?

西藏人民今天面对的最大挑战是如何完成1959年以来的过渡,他们犹疑、恐惧、缺乏自信。更因为迷信、无知、愚昧,有些人还沈迷于过去,无法自拔。这种心态阻碍了他们接受现代化的种种革新。我们作为旁观者可以理解,他们需要多一些时间。

最后以我在拉萨有感而作的一首七绝,结束本文:

人世难得几修为,
法轮常转尽轮回;
有朝一日成正果,
地狱天堂念皆灰。
 
返回“ 论作选辑

Copyright © 2022 Singapore China Friendship Association.
Sponsored by World Scientific Publishing Co. All rights reserved.